扫描关注
香料的征服之路

2014-03-05 | 查看1197次 | 来自:同文文化


胡椒

 

    初夏时节,在海南万宁,已经可以看到胡椒成熟,家家户户都已经在庭院晾晒胡椒。

  

  胡椒是世界上古老而重要的香辛料植物,属多年生热带常绿藤本植物,在食品工业中是重要的调味剂、防腐剂、保鲜剂,而在医学领域,是重要的健胃剂、解热剂、利尿剂。目前胡椒分布于全世界三大洲40多个国家,种植面积为50多万公顷,产量达40多万吨。印度、印尼、越南、巴西、马来西亚和泰国是主要生产国。据说胡椒原产于印度西高止山脉的热带雨林,西高止山脉是印度南部的一座山脉,南北走向,长度约1600公里,海拔平均为900米,印度出产的胡椒90%就来自这里的喀拉拉邦。

  

  胡椒被称为是“黑色的金子”。早几年,英国的BBC拍过三集的纪录片《香料之路》,第一集便是胡椒与肉桂。片中说,在中世纪,如果你偷一把胡椒子,所得的利润就如同你今天成功洗劫了一家银行。

  

  欧洲人以食肉为主,古代没有冷藏设备,肉食往往容易产生异味,但是,当厨师把一种神奇的香料撒在上面时,异味马上就消失了。这种神奇的香料就是胡椒。古罗马人第一次尝到胡椒的美妙滋味后,便被它征服。欧洲本身其实也出产香料,例如藏红花、孜然、芫荽、月桂叶、麝香草、迷迭香、墨角兰等,但他们却执著地追捧来自东方的香料。胡椒曾被罗马人疯狂追捧。当时罗马的国库里堆满了没有用过的胡椒。有位历史学家曾说:“罗马的衰落就是从厨师的职位提升开始的,用大量金银去购买东方的香料,是对国家的颠覆。”公元408年,西哥特人攻陷罗马城后,曾要求罗马人用3000磅胡椒和大量金银来赎城。可见,胡椒在当时真可谓价值连城。

  

  欧洲不产胡椒,需要从印度和东南亚进口。由于路途遥远、交通落后,欧洲市场上的胡椒价格长期居高不下。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后,东西方之间的交流一度中断,胡椒几乎从欧洲人的餐桌上消失了。没有胡椒的饭菜让贵族们难以下咽,这时阿拉伯商人充当了“救世主”的角色:他们把印度的胡椒运到埃及后,再由威尼斯商人转运到地中海沿岸。当胡椒抵达欧洲港口时,其价格竟是原产地的四五十倍。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攻克君士坦丁堡后,阻断了原有的胡椒贸易之路,欧洲人亟须找到一条通往东方的新航线。1498年航海家葡萄牙人达·伽马到达印度,“以耶稣和香料的名义”登陆印度西海岸,经过8年的努力,彻底控制了印度的胡椒贸易。因此有人说是香料指引了大航海,而大航海则重塑了世界版图。

  

  今天我们无法想象那时香料的昂贵程度。据说达·伽马1499年率领满载香料的船队从印度返回葡萄牙时,所获纯利润竟达航行费用的60倍。20年后,麦哲伦环球航行,历时3年零16天,出发时的275人,归来时仅剩31人。但原来5条船中仅剩的一条船回到西班牙,由于装满了香料,出售后得到的钱,不仅偿还了远航的全部费用,还有许多剩余。

  

  正是在如此巨大的利润刺激下,冒险家们纷纷上路。他们的目的很明确:找到盛产香料的地方,开辟海上贸易航线。有许多专家认为,所谓的地理大发现只不过是欧洲人寻求香料之路的副产品,世界正是在欧洲人对香料的争夺中形成新的版图,同时引发了殖民、物种传播等一系列重大事件,掀开了一页又一页的历史新篇章。

  

  中国人很早就解决了香料的问题。胡椒、肉桂、丁香、豆蔻、檀香这些西方人奉为珍宝的香料,在中国不但有替代品,而且很早便通过海上或陆上“丝绸之路”进入到中国。自西汉张骞出使西域起,外域物种大量引进,但彼时未见有胡椒。最早记载胡椒的是成书于晋代的《博物志》,说明胡椒传入中国不晚于晋。而在唐宋时,胡椒也是物以稀为贵,苏东坡有“胡椒八百斛,流落知为谁”的诗句,用来描述富贵人家的奢侈生活。宋到元代胡椒贸易、消费更盛,马可·波罗曾在游记中记载杭州“每日所食胡椒四十四担”,但胡椒仍未完成由奢侈品向日常用品的转变,这一状况在明朝郑和下西洋之后才有了质的改变。依据《明史》、《明实录》的记载,当时仅通过朝贡向中国输出胡椒的国家就有许多,比如琉球、暹罗、安南、爪哇、彭亨、百花、三佛齐等国。到明末时,普通中国人已经可以大量食用胡椒,中国成为胡椒这一重要国际商品的消费国。同时胡椒种植范围已大为扩展,并推动了胡椒在食用、药用、军事等方面的应用,正如徐光启著书所说,“胡椒出摩伽陁国,呼为昧履支,今南番诸国及交趾、滇南、海南诸地,皆有之。已遍中国,为日用之物矣”。

  

  可以说,胡椒贸易在明代盛极一时,影响广泛而深远。但西方国家在胡椒等香料贸易的推动下,完成了地理大发现,开辟了海外殖民地,进而实现了经济的跨越式发展,最终成为世界近代化的策源地。反观中国,胡椒贸易仅仅影响到了百姓的生活层面,这或许也是一种遗憾吧。

热门中心资讯

你看到本篇文章的感受是:
我要评论同时推送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