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
绩溪胡姓探源

2015-01-13 | 查看2392次 | 来自:同文文化

   “鲁连黄鹞绩溪胡,独为神州惜大儒”是胡适为北大引进人才的故事,借胡适的大名,“绩溪胡”一时间名声大噪。在安徽绩溪,胡姓占着很大的比例:全县18万人口中,胡姓住户占15%还多,分布遍及全县11个乡镇。据此推算,绩溪胡姓人口有二万七千人之多,居全县之首。细算起来,绩溪胡氏可细分为“龙川胡”、“金紫胡”、“遵义胡”和“明经胡”等:

“龙川胡” 始祖胡焱仕东晋,官监察御史,以散骑常侍出镇歙州,遂举家 从青州濮阳板桥村迁歙,再迁龙川,故为“龙川胡”;
“金紫胡” 以宋名臣胡舜陟赠金紫光禄大夫得名;
“遵义胡” 住城东遵义坊,建宗祠,因而得名;
“明经胡” 本姓李,随义祖胡三而改姓,因此又有俗称“李改胡”;更因其祖中 明经科进士而称“明经胡”。

龙川河 龙川土地庙

    绩溪胡支流纵横,枝杈繁杂,同姓而不同宗。以绩溪境内的徽岭为界,又有南胡北胡之分。岭南为南胡,岭北为北胡。南胡有“龙川胡”、“金紫胡”、“遵义胡”;北胡以“明经胡”为代表。以下,请跟随我到几个胡姓密集的地方走一遭——

龙川·龙川胡的发祥地·让人费解的龙川之谜

1600年前,身为散骑常侍兼中领军的绩溪胡氏始迁祖胡焱,随晋元帝南下,镇守歙州(今安徽歙县)。后于咸康元年(335年)元月,与绩溪华阳女王氏结为连理,见此地“东耸龙峰,西峙鸡冠,南则天马奔腾而上,北则长溪(登源河)蜿蜒而来,羡其山水清丽,便卜龙川之口荆林里聚族而居”。传至当今的“锦”字辈,历世48代。

80多岁的胡正生原先在县供销社工作,退休后即在龙川河边住家养老。胡正生有一肚子关于龙川山水的掌故,几年前,他告诉笔者一个从他爷爷辈那儿听来的传说:龙川之谜。
龙川村像一条大船,风水先生曾告诉胡氏家人说,无水不能撑船;水“涨”(张)船高,有水才能行舟;但水涨则船漫,水不能太多,水多了,这条船就要浮(胡)走;为使船不致浮走,惟一的办法是用铁“丁”(钉)将其铆住,才能稳住船;但是“丁”不能太多,“丁”一多,船不堪负载,则要沉船。由此,胡家从外村请来了一家“丁”(钉)姓和张(涨)姓,划给了他们一定的山与田,并入主胡氏宗祠旁边的“特祭祠”

已经十六代单传的丁家

    出于好奇,笔者找到了这两家的后人。2003年清明节,我见到了带着儿孙扫墓归来的丁光辉,随后他带我看了“船头”的丁家坟墓碑。令人费解的是,几百年来,丁张两家几乎代代单传。丁老告诉笔者,风水先生叫人挖了在他家祖坟上的龙脉,只留一息脉气,故他家竟然是十六代单传。

丁氏印章 丁氏族谱 丁氏祖墓碑

与胡正生家的大门相对,有一座存世五百多年的石雕牌坊。胡老指着牌坊说:胡家历来人才辈出,特别是到了明代中期。第一个当大官的是胡富,他于明成化年间考中了戊戌科(1478年)进士,后来当上了户部尚书;紧接着是他的侄儿胡宗宪,于嘉靖年间考中戊戌科(1538年)进士,他比胡富小58岁,而考中进士的时间刚好相隔一个甲子年,所以叫“奕世尚书坊”。这“奕世”二字,就是一代接一代的意思。胡宗宪后来官至兵部尚书,统领七省军事,成为一代抗倭名将,在他麾下,武有戚继光、俞大猷,文的有徐文长(渭)、茅坤、沈明臣,还有一位高级军事参谋,那就是明代地理学鼻祖郑若曾。郑若曾帮胡宗宪编撰了著名的《筹海图编》。今天,日本还在钓鱼岛问题上与我国纠缠不休,其实早在500多年前的《筹海图编》中,就详细记载了当年钓鱼岛抵御倭寇的布防情况。

八十多岁的胡正生一肚子龙川之谜 存世五百年的石雕牌坊

号称“江南第一祠”的胡氏宗祠,是龙川最亮的一处看点,据说这是胡宗宪衣锦返乡时修建的。胡氏宗祠以宽弘的殿宇、巍峨的仪门,尤其是精致的木雕而著称于世,专家誉为“木雕艺术殿堂”,是绩溪惟一一家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文革”中这里改作小学,幸亏一位当时在此任教的汪老师,带着学生在精致的木雕上面糊上一层厚厚的旧报纸,贴上毛主席像并写上革命标语,才保住了这些文化精品。

今天,当人们进入胡氏宗祠时,都会被那些千古一绝的木雕所折服。惊叹之余,他们还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在宽旷的殿宇中,看不到一个蜘蛛网,甚至连麻雀之类的小鸟也没有,五百年来不用清扫却整洁如新。究其原因,有人说,这是祠堂里的木材所致,这些木材大多能发出一种芳香味,如白果(银杏)树、香椿树、柏树等,它们本身的气味刺激了蜘蛛等昆虫,使其不能在此生存;有人说,祠堂中央的地磁吸力特别强,蜘蛛小鸟在此无法着落,只得另辟他处;还有一种“王气”之说,此说出自《龙川胡氏宗谱》:“出临溪四十里内出王侯,正谓大坑口阳基言也”。这冥冥之中的事,有谁解释得清呢……

美仑美奂的木雕制品

龙川·关着门的胡炳衡故居和门庭若市的胡宗宪故居

一百多年前,胡炳衡的爷爷只身闯荡苏北,苦心经营,开办了“胡裕泰号”,经几代人的努力,成为三泰(泰州、泰县、泰兴)地区的著名徽州茶商。笔者保留了一枚“胡裕泰店”的印章,想必是胡家茶庄的遗物。
胡炳衡故居与胡氏宗祠隔河相望,门牌是“大坑口10号”,这是一座孤零零徽州老宅,解放后住着一位孤寡老太,后来又被一把火烧掉了前厅。2002年,县文物保护部门整修了这座民宅,本想对外开放,没想到上面来了通知:暂不开放。现在整日锁着门,只有院内那棵凤尾竹毫无顾忌地生长,摇曳在院墙上方的竹叶,频频向一张张陌生的脸打招呼。

与此相映照的,则是胡宗宪故居门前车水马龙的景象。

胡炳衡像 胡宗宪故居文书资料上的有关记载 胡裕泰店印信

胡炳衡故居外景

胡宗宪故居位于“船形”龙川的船舵处,俗称“尚书府”,占地5000多平方米。这里房屋旷阔,屋舍勾连,巷径相通,雨天不湿鞋,可走数十家,进出之门竟有几十扇,故又称“二十四个门阙”。历史上这里人丁兴旺,鼎盛时期曾七世同堂。主体建筑“从善堂”的匾额为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文徵明所书,堂中所悬金匾“龙川”,为明朝皇帝御书。

胡宗宪为龙川胡氏第34代祖,育有三子,长子胡桂奇,次子胡松奇,三子胡柏奇,胡松奇在绩溪继承家业,克勤克俭,兢兢业业。今天,尚书府中还有一个“松公祠”,是松奇公一脉的支祠。绩溪宗族修谱时都修有一个“辈份歌”,龙川胡氏不脱窠臼,也是五个字为一句,每个字的偏旁均嵌有水、木、火、土、金等五行标志。

在尚书府的正厅,笔者看到,这里的橱窗里展出了胡宗宪家族的房地契、家产分摊阄书等文书资料,那上面有胡炳衡爷爷的名字。

“尚书府”解放后被支解拆分给当地农民居住,“文革”中遭到严重破坏。所幸的是,最近一位40多岁的年青人花巨资修复了它。此人名叫程波,早年迷上了徽州古建筑,后来干脆开起了“古董行”,收购大量的建筑构件。他从28户农民手中买下了这座濒临倒塌的老房子,用了整整3年的时间,按原有的样子修复了整个建筑群。今天,当您走进这座豪宅,一定会惊叹它简直就是一座迷宫,您一定还会被徽州古建筑的精湛技艺和巧夺天工的木雕技术所倾倒。

胡炳衡故居内景

湖里·明经胡故里·诞生“红顶商人”之地

绩溪湖里村,本是胡姓聚族而居的地方,后来因为迁入了周姓、王姓,为了调和各姓之间的矛盾,改“胡里”为“湖里”。现在大家都知道胡雪岩的大名,这位赫赫有名的“红顶商人”、“江南药王”,徽州人称诵的“商圣”,就出生在这个小山村里。

湖里村是“明经胡”的故里,是“李改胡”,故是假胡。据《明经胡氏族谱》载:“始祖昌冀公,本李唐昭宗太子……诞辰生数月,为避朱温之篡……匿居民间,赖义祖胡三公养为子,因改胡姓。”后唐时,昌翼公以明经科获进士,因此又称“明经胡”。其二世祖胡延政曾任绩溪县令,后迁居绩溪,遂成为绩溪“明经胡”的始祖。

胡氏宗祠外景 宁波胜归山湖公岩 胡氏宗祠内景

今年春夏间,笔者又去了一趟湖里。一早便去车站搭中巴,从中巴车下来时,距离该村还有三四公里。我在岔路口等了半天也不见有车来,就连“大篷车”也没有。后来总算看到有位骑摩托车的汉子过来,见他有些面善,遂厚着脸皮请他帮忙带我一程,他竟毫不犹豫答应了。摩托车在泥泞的土路上“突突”前行,只十多分钟就到了村中,问人:"胡雪岩故居在哪儿?”一个小店的老板答:“你问巧了,我就是胡雪岩的后代,胡雪岩故居就在斜对门。”在那人的指点下,我走进了那间小屋,随后又看了胡家宗祠。祠堂十分破败,令我不敢进去。他告诉我,胡雪岩小时很苦,四岁那年死了爹,后来帮人放牛,再后来经人介绍到杭州找了一家店铺“学生意”(即作学徒的意思),绝顶聪明的他,从此一跃成为富可敌国的大富商。在湖里,有关胡雪岩的资料并不多,那老板拿出一份当年这里的周家与王家曾为土地山产打官司对簿公堂的记录本给我看,那上面有请胡雪岩帮忙打官司的记录。老板说,他家原有一幅“祖宗容”(祖宗像),画的就是胡雪岩,三年自然灾害时,“祖宗容”被他父亲卖给了苏州一个远房亲戚,这才救了一家人的命。现在他家还存有几大箱子黄纸写的药谱,也不知是不是胡雪岩当年开药店时用的……

胡宗宪像 胡雪岩像 青年胡雪岩

上庄·胡适故里·天开文运之地

“明经胡”后裔的一支后来从湖里迁到了绩溪北乡的宅坦和上庄,其中,上庄成了胡适的老家。

上庄,离县城39公里,是万山环绕的地方。西有黄柏凹,从上面可以眺望黄山的光明顶;北有竹杆尖,是胡适“才见竹杆尖,我心中一阵狂跳”的地方。一北一西两座峰,都在千米以上。胡适的故居,位于村子中部,必须走过宛若蛛网的小巷,才能到胡适家。其实,上庄的小巷就像迷宫,易进难出。

“五四”时期,胡适率先扯起反孔大纛,倡导白话文。毛泽东说过,胡适是他“五四运动初期崇拜的第一人”。绩溪人更是为这位“集三十六个博士为一身”的老乡深感自豪,1940年胡适五十大寿时,绩溪人隆重地赠送了这位“驻美大使”一块红底金字的大匾,上书“持节宣威”四个大字。

胡适故居是胡适青少年时代起居的地方,在这里看门的,是胡适的远房侄孙胡从,他带我参观了胡适读书的书房、胡适与小脚女江冬秀的洞房,还拿出胡适亲笔写的结婚请柬给我看。

胡适 胡适一家

在上庄,还有一位了不起的人物,那就是胡适的本家胡开文。胡开文比胡适大150岁,是中国的制墨大师。 “胡开文”并非他的名字而是他的店号,胡天注才是他的真名。那一年,他从休宁县学艺回绩溪探亲,路过徽州府时,在孔庙中打盹休息,一觉醒来,抬头猛见一块金匾有“天开文运”四个大字,于是取了中间二字为其店号。没想到,从此他的店果然开了文运,成为中国制墨业的龙头老大。后来,他的地球墨获得了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金质奖章。笔者收藏了一幅当年胡开文后裔抄录的全国分店图,从中可窥见其店业盛况。

明经胡始祖昌翼公像 唐昭宗太子墓 岳飞之友胡舜徙

绩溪北·岳飞之友“金紫胡”

绩溪县城北郊,有一块是胡姓的住宅区,以宋代名臣胡舜陟赠金紫光禄大夫得名,故人们称此族为“金紫胡”。胡舜陟与抗金英雄岳飞是十分要好的朋友,岳飞当年在绩溪曾拜访过他,并有诗书往来。岳飞由于“莫须有”罪而下狱,胡舜陟上书为岳飞鸣冤,二劾秦桧,最终被秦桧所害,下狱至死。他的儿子胡仔从此不再官,在湖州苕溪当了隐士,著书立学,历四十年而不辍,留有诗坛泰斗之作《苕溪渔隐丛话》一百卷传世。

到了清代,“金紫胡”人才济济,胡匡衷、胡秉虔、胡培彗祖孙三代人研究经学,专精独到,在经学史上被称为“绩溪三胡礼学”,这是绩溪“金紫胡”家族一段了不起的历史。

遵义坊牌楼匾额

县城东郊·以坊名命名的“遵义胡”

绩溪城内有一座四个门的立式街坊,名为“遵义坊”。在此坊周围住着一群胡姓的家族子孙,他们被称为“遵义胡”,其祖胡松是明代正德年间的进士,累官至工部尚书,以耿直敢和权臣刘瑾抗争,名震朝野。

江南第一关·绩溪“胡”共同走过的地方

江南第一关,是绩溪徽商走出大山、通往外埠的咽喉之道。这里两峰夹峙,山势险峻,怪石嵯峨,逍遥河咆哮如雷,潆回跌宕,奔腾而出。在这险峻的石壁上,凿洞嵌入约2米长花岗石板,筑成栈道,部分石条半悬空际,人走在上面,脚下万丈深渊,白浪翻滚,头顶白云蓝天,初登者心悸目眩,扪壁缓行,不敢俯视。关口由4根大石条横架天然岩石构成,门楣西刻“江南第一关",东刻“徽杭锁钥”。据说,当年太平军首领李世贤路经此地,曾惊呼“此乃江南第一关也”!徽州人为了生存,常常是担着山货,背着踏果(绩溪人外出吃的一种特制的面饼,胡适称它为“徽州人奋斗求生的光荣标志”)走这条道,去闯荡江湖,徽州那句民谚“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指的就是这种情形。

“徽州朝奉,自家保重!”这是徽州人常常送给远行者的一句吉利而寄托希望的祝辞。也许,胡雪岩、胡适当年都是在这样的祝辞声中,走出江南第一关,背着装满踏果的行囊,怀着远大的抱负,向一个远离家园的陌生的地方走去……



热门中心资讯

你看到本篇文章的感受是:
我要评论同时推送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