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
改良京剧只会毁掉国粹

2015-08-04 | 查看1076次 | 来自:同文文化

 在台北看过好几次现代京剧或改良京戏,总觉着有点怪怪的。

有的以京戏形式来说现代故事,迷死人的京戏脸谱一律退位,没有湖广韵念白,服装与化妆都现代化了,剧情进行到某处就唱起来,突兀。还有人拿莎士比亚的剧本来演京戏,勾了脸穿上改良戏服,在台上亮相、做京戏的手势和动作。据说此剧在英伦甚获好评:这代表英国人真懂戏,还是此剧唤醒了大不列颠帝国盛世的旧梦,莎翁名作捞过界,吃定了中国京剧?

某剧团在台北演出改良京剧《狸猫换太子》,采用了不少多媒体(multi-media)手法:例如十殿阎罗的场景,屏幕上打出了重重鬼影,火烧宫殿时见到干冰散发出来的层层白雾,但究竟有多大的戏剧效果则见仁见智。演员表现参差不一,有中规中矩唱作俱佳的,也有像在演革命样板戏的,还有长篇独白、说起大道理来的。老戏迷看得失落,他们盼望的“钓金龟”老唱段“叫张义我的儿呀——!”始终没出现。最令人困惑的是那有二十多名团员的乐队,乐器众多,有人挥舞指挥棒。但乐队竟坐在下陷的音乐池中演奏,团员完全看不见台上的表演,指挥朝上瞄几眼,才大概知道演员走到哪儿了——这样的乐队怎么与台上配合?

改良京剧只会毁掉国粹


上海京剧院改良京剧《狸猫换太子》

中国传统戏曲的伴奏乐队和表演者必须在台上互通信息,方能流畅自如地演出。多年前我为骆玉笙老师录“击鼓骂曹”,年轻录音师建议,演唱与伴奏分别录在两支音轨上,效果会更好。我觉得是个好主意,于是骆老师和她的四人乐队分在两间录音室中互相看不见,大家戴起耳机子,录到一半就唱不下去了。或许是因为他们不习惯这种作业方式,但我发现骆老师在演唱过程中,与她的伴奏者有很多微妙互动,她举手投足、左右顾盼、摇板击鼓,乐师与她相互呼应,做出及时的变化。只有他们自己清楚,在哪个适当的时分做调整、补足、加强。骆老师后来年纪大了,演出时偶尔会忘词儿,伴奏就不着痕迹地来段过门儿,骆老师以眼角余光看着琴师张子修,张老师的嘴巴略动,在那儿提词儿哩!

改良京剧只会毁掉国粹


1946年曲艺名家骆玉笙老师在庆云戏院演出《关黄对刀》

裴艳玲老师告诉我,有一次在国外,剧场的灯光师来了个特别灯光设计:演出《林冲夜奔》时,灯光基本上是全场昏暗,一支spot light跟着她满场地追,增加了演出困难和危险度。事后她质问灯光师怎么会这样,那人说,林冲夜奔不是在晚上吗?裴老师急了就回他一句;“ 三岔口”那出戏你要怎么打光,全给黑下来?!

改良京剧只会毁掉国粹


裴艳玲演出昆剧《林冲夜奔》

“三岔口”是两位武士在暗室中不期而遇,摸黑激烈地跳跃打斗,来表现出他们的武功高强的戏。彼此看不见,有多次挥打落空、侥幸惊险错过的表演,紧张而诙谐,场上灯火通明,观众看得过瘾之极。倘若搞个现实主义的灯光,那场表演就成了黑人黑夜捉乌鸦了。

倡言改革传统艺术的人不少,然而京戏、京韵大鼓等该怎么改革?通常听到的理由是:传统戏曲的观众日渐稀少,必须要吸引年轻观众来看戏。为了吸引年轻观众看京戏,就去迎合一般年轻观众的胃口?欣赏传统表演是“后得的品味”(acquired taste),必须经过一个教育过程。京戏不像流行音乐,听到脉动式的鼓点子就会跟着蹦跶。

推广欣赏传统戏曲的工作,吃力不讨好,很少人做。老友白先勇在这方面有可圈可点的贡献,他多年来不辞辛劳地推动昆曲,上演《牡丹亭》超过百场,造就了年轻演员。台湾曾引起一股风气,很多大学生都喜爱昆曲。具水平的年轻人有品味,认识什么是好的艺术表演,但是得多提供机会让他们看传统戏。

传统戏曲的收支难以平衡是最大的困扰,欧美的古典音乐、歌剧也面临同样的问题,政府必须出钱出力来帮助。搞些形式上的改革,破坏传统表演艺术,绝对不是出路。谁受得了京戏被多媒体的假烟假火烧成一片,再下去真牛真马也要上台了。

改良京剧只会毁掉国粹


张火丁演出《锁麟囊》

程派青衣张火丁火起来了,热潮席卷北京、上海,红到爆。九月份她要去纽约林肯中心演出《锁麟囊》、《白蛇传》,票子已订购一空,火到太平洋彼岸,真叫人振奋。还无缘亲眼目睹她的演出风采,但是看到她《锁麟囊》的扮相,硬是与我长年心目中的薛湘灵一模一样,她若唱起那段:“一霎时把前情俱以昧尽——”,吾将为之倾倒!谨拭目以待之。

读到好几篇报导,张火丁掀起的热潮并非偶然,她的“玩意儿”地道,唱作都见真功夫。最令人振奋的是迷上张火丁的大批粉丝,以青年人、中年人为主力,有许多是过去从来对京戏不感兴趣的人,老戏迷当然更不在话下,只是老骨头没法子挤在人堆里了。

据说张女士幼年学戏的时候,曾被师傅认为此人不适合干这个行当,她就一直谨谨慎慎地勤学苦练,已经成大名了还不松懈,每日练功数小时,专心演出。为人谦逊,不喜欢上电视接受访问,因为不知道怎么说。喜欢哪出戏?迟疑许久才说:“不喜欢的我没办法演,我也演不好。”而且张女士婉拒了出任政协委员、评审等闲杂事务,这不追逐名利的性格,赢得了多人的推崇。

或许振兴京剧也不难,只需“玩意儿”好;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热门中心资讯

你看到本篇文章的感受是:
我要评论同时推送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