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
民国徽州画家汪克邵的《满江红图》

2015-08-06 | 查看1095次 | 来自:同文文化

明末清初的著名画家、渐江大师的挚友许楚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吾乡百余年来,画苑一灯,恒不乏人。”新安画派在中国画坛中之所以瓜瓞连绵,画风纯正,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即师承和家学,其中家学在新安画派中作用巨大。诸如明末清初的郑重,子完德、全德;李流芳,子抗子;程邃,子以丰;韩涛,子之汶等。还有近现代的吴鸿勋,女淑娟;汪声远,伯子仁杰,仲子仁季,女儿佩芸;张翰飞,子君逸;汪采白,子克邵等等,皆为一门名家。这种家学关系,直接影响众多名家之后人,旦夕其间,耳濡目染,潜移默化,故他们动一拈毫,所尚略同,汪采白之子汪克邵的抗日名作《满江红图》,同其父亲的名作《风柳鸣蝉图》相比较,虽然构图不一样,但却有异曲同工之妙。

众所周知,民国期间,中国画到了空前鼎盛之境界,中西碰撞,互为融合,名家辈出,他们已不局限某家某派,而且有机地糅和传统和西洋技法,呈现出独具个性的百家气象,徽州画坛更是如此,从近现代的“新安四大家”(虚谷、黄宾虹、汪采白、汪慎生)到“徽州四先生”(汪克邵、张君逸、鲍二溪、江兆申)等等,无不精品迭出,名震江南。汪克邵就是其中的一位杰出代表画家,影响久远。

汪克邵其人

汪克邵(1905—1955),字勖予,一字藕溪,承父学,工山水、花卉、人物无不精妙,西画根底亦极其深厚,兼治金石。其画深得黄宾虹、潘天寿、张大千、徐悲鸿等名家高度赞赏,宾虹评其画为“至臻妙境”等。民国二十四年冬,汪克邵同父亲汪采白在南京玄武湖美洲一号,共同举办画展,父子展品皆被时人争购一空,其中就有汪采白那幅名震一时的名作《风柳鸣蝉图》和汪克邵擅长的江南风情图等精品。据笔者的老师、汪采白的女儿汪允清说,当时父亲为南京中央大学教授、国画系主任,而此时的徐悲鸿为西画系主任。工作上的便利,父亲与哥哥又与张大千、吕凤子、潘玉良等为画友,潜心绘事,画名日盛。哥哥与父亲有一样的气质,他俩都鄙视画坛中那种甜俗柔靡的习气,喜于山村野趣、轩爽清新的意趣,不屑囿于宫学派的樊笼,而以一抒胸中块磊为尚,书画风格宁拙毋媚,宁清逸毋甜邪等。同时哥哥的西画功底深厚,徐悲鸿言其山水“墨彩浑成,不可多得”,故哥哥之画又别于父亲,呈现出与众不同的大家气象,只可惜与父亲一样,天妒英才,早早就去世了,否则,其前途不可估量也,目前安徽省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皆藏其作品多幅。

《满江红图》诞生

民国三十三年,富有盛名的汪克邵得到黄宾虹等人的推荐,被聘为杭州艺术专科学校教授,与许多杰出大师一起授国画课。课余之间,他们共同探讨,互通有无,技艺大增,在江南负有盛名。抗战期间,时任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竑,字季宽,是民国期间新桂系三巨头之一(即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此人虽为行武出身,但有爱国热情,属当时抗日的主战派之一,又偏爱风雅,尤其名人字画。在杭州主政时,亦久闻汪克邵之大名,又知其父子对日寇素来深恶恨嫉,颇具民族气节。于是他特意来到杭州艺术专科学校进行巡视,点名要见汪克邵教授。那天他们交谈甚欢,谈得很多,后又谈及民国三十四年南京那次画展,尤其是其父汪采白那幅名作《风柳鸣蝉图》,以及日本人出高价索买,被采白先生拒绝之旧事。

时值抗战关键时期,他们又谈及日寇侵我中华之恨事,以及收复河山之国事,自然又谈到了杭城西子湖畔那座名垂千古的岳王庙,越谈越投机。正在兴头时,黄主席突然说道:“汪先生,您擅长人物画,能否替我画一张岳飞图像?让我日夜供奉家中,以激励精忠报国之慷慨……”面对这位抗日名将的请求,汪克邵当然很爽快地答应下来。

徽州新安画派的许多名作都来自于“遗民情节”。此时,中国河山被日本鬼子侵占,画家骨子里那股“遗民气节”又油然而生了,通过几天的创作,一幅借古喻今的抗日名作《满江红图》终于在杭城诞生了。此图五尺整张,整幅画林木葱笼,杨柳依依,随风摇曳,暗喻国民政府“暖风吹得游人醉,欲把杭州当汴洲”之消极情绪。但岳飞佩长剑,巍然英雄形象,笔法颇具“吴带当风”之遗意,充分体现出岳飞那种收复失地之民族大义的情态,也表露出画家对理想人格的欣赏和赞美之情。此图在创作中又匠心独具,特意将岳飞置身于杭城某庭院的一角,是南宋偏安一隅的写照和再现,暗喻前人之事,后人之师也。而且画家又特意作词一首《满江红·三岛看樱花》题写于画上,使这幅画顿然成为激励后人抗日的一幅名作。此图一出,杭人皆喜,黄主席也大喜过望,视为珍宝,挂在家中,日夜焚香,轰动一时。

画是这样题款的:“石破天惊,蓦地里、金瓯撞缺。堪恨处,琼楼玉宇,鼠狐巢窟。几度亡羊劳补计,万言倚马空陈说。百战场,尽有好男儿,精忠骨。

辽阳耻,犹未雪;狼豕焰,何时灭?待仁师,收拾东西京阙。抖擞半生书画愤,追踪亘古英雄血。更携觞,三岛看樱花,高歌彻。”

中华民国三十三年春月敬为岳忠武王造象赠

季宽先生供奉 并制满江红词聊已寄慨即乞两正

勖予


热门中心资讯

你看到本篇文章的感受是:
我要评论同时推送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