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
潘忠胜幼时亲眼所见日军侵略暴行

2015-08-19 | 查看1409次 | 来自:同文文化

1934年,潘忠胜出生于桐城练潭大横山潘家楼。年幼时,亲眼目睹日本侵略者惨绝人寰的暴行和中国军民的奋起反抗,他是那段历史的亲历者和见证者。8月15日,安庆晚报记者来到潘忠胜的家中,听他讲述日军侵犯其家乡时的种种暴行。

 年幼时

亲眼目睹鬼子的暴行

潘忠胜告诉安庆晚报记者,他出生在桐城练潭大横山潘家楼。“这个地方本是一个有山有水的鱼米之乡,一个人文荟萃的乐土。自从日本侵略者侵占安庆后,这里却成了战斗的前沿,鬼子常来骚扰,战端频发,老百姓终无宁日。”

潘忠胜说,他家附近有一座小山,名曰“大横山”,地理位置显要。一条横贯南北的大路从山下经过,向南30多公里直通安庆(老省会),往北30多公里则通往桐城县城,再延伸至舒城、合肥、直至立煌等地。“日军无论从安庆陆路或是从枞阳水路侵犯桐城,都须从山前经过。所以在抗战期间,我们家乡成为军事要冲和前沿阵地。只要日本鬼子一来侵扰,中国军队阻击战一打响,当地老百姓就得提前逃离。”

潘忠胜回忆,日军第一次来犯,大约是1939年5月,日军一路从安庆翻大龙山,直抵练潭大横山;另一路从枞阳水路,乘汽划子亦同时达到。那时,国民党军队尚未布防,鬼子长驱直入。“当时正是傍晚时分,鬼子经过横山铺时,听见村庄里一间屋内有一名老者生病呻吟,鬼子硬称是中国伤兵,便放火连人带房子一并烧毁。事后,我得知死者是一名生病的商贩。”

“日军第二次来犯,看到横山脚下,有一名老人正手握屎扒粪箕拾粪。一名鬼子近距离开枪将这名老人击毙,并说这名老人手中的捡屎扒,是一把长枪。”潘忠胜说,还有一次,国民党军队与日军正在交火,当地老百姓都提前逃离。村民江少候一家三口,坐腰子盆(比船小)过高赛湖,离岸不远处时,鬼子明知他们是逃难之人,竟用机关枪向湖中扫射,将江家年仅13岁的女儿打死。

潘忠胜说,日军每次到村里侵扰,老百姓都要遭殃,他们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当时,我家正饲养着一头大肥猪,已有100多斤。听到鬼子又要到村里侵扰,一家人保命要紧,赶紧逃离,顾不上这头大肥猪。鬼子离开村子后,我们回家一看,这头大肥猪已被他们宰杀,除丢下的皮骨,其余的统统掳走。”

潘忠胜说,鬼子每次到村里侵扰,鸡、鸭、鹅一扫光,见到村民家有稍好些的衣物,一概不放过。“最后一次来村里侵扰,鬼子自知败局已定,疯狂地在潘家楼屋后堆放一大堆军工杂物,并夹以木柴引火之物,企图引爆,要将整个村庄摧毁。幸好,老天有眼,国民党军队及时赶到,鬼子来不及动手,仓皇逃窜,才使潘家楼这个数百年的老村庄幸免于难。”

逃难中

两次险些丧命

潘忠胜告诉记者,他曾两次遇险,险些丢命。“1939年5月,我当时只有5岁。逃难途中,正赶上雨天,泥泞路滑。一家老小在经过民屯圩区的小路时,一不小心,我滑入路边小水函中,喝了一肚子水。姐姐看见后,急忙喊来父亲,将我救起。人虽被救,但衣服湿透,又处在逃难途中,既冷且饿,直到傍晚才赶到亲戚家落脚。换去湿衣,由于经受风寒,我连续感冒发烧三天。”

“另一次逃到三姨娘家至木头山洪家稻场屋时,不巧此处正是日本鬼子与国民党军队交火的中间地带。双方都用猛烈的炮火,射向对方阵地,每发炮弹都擦屋顶飞过。”潘忠胜说:“为防流弹伤人,我躲在用被条湿水后的桌子底下,整整三、四个小时。第二天黎明前,在双方炮火稍事停顿后,我与姨娘一家人往别处转移,离木头山洪家稻场尚有一些距离时,突然一颗流弹从我头顶上擦过,险些丢命。”

抗击侵略者

感受战争惨烈

据潘忠胜介绍,他的家乡在抗日初期阶段,属“三不管”地界,直到后来,国民党军队才开始布防。当初为川军防区,兵力有限,继由广西部队进驻。“无论是川军、还是广西兵,都算得上打鬼子的部队,只是武器装备滞后。”

潘忠胜说,1939年5月,日军从安庆、枞阳水陆两路并进,进犯桐城。路过大横山时,不知山上有川军一个据点。“正当鬼子盛气凌人地进入国民党军队伏击圈时,居高临下,用唯一的一挺轻机枪向鬼子扫射,并配以步枪点射。在接近鬼子时,他们摔出一些手榴弹,因出其不意,一下打死鬼子二、三十人。战斗中,鬼子发觉中国军队兵力较少,火力单薄,很快从后边迂回包抄,从背后突击。其实,国民党军队只有一个班的兵力。”

1944年春天,日军又一次来犯。此时,国民党军队已在山头构筑工事,整个顶端至高点,共筑有碉堡十多座。他们开挖纵横交错的战壕,相连接,靠大半山腰还用树条枝编插栅栏,围山设障,随处暗埋地雷,防止日军偷袭。自构筑工事设防后,山上驻有国军一个连的兵力。

潘忠胜介绍,这次日军来犯,一共有1000多人,兵分两路。一路从安庆翻大龙岭直抵罗岭、练潭,另一路还是从枞阳水路由小横山登岸,两路夹击,企图将大横山这个国军的前沿据点拔掉,以扫清进攻桐城、合肥、立煌的障碍。“但鬼子哪里知道,这一次碰到的是一支广西会打仗的部队。”

潘忠胜说,这些广西兵打起仗来非常勇敢。“鬼子先从横山大头爬山进攻,以为山高壁陡,林深茂密,国民党军队可能疏于防范,岂知山上早有戒备,正持枪以待。当鬼子趁夜色摸爬到山腰时,国军立即火力扫射,打得鬼子抱头鼠窜,屁滚尿流,丢下20多具尸体。鬼子见攻大山头无望,仍不死心,调整战术,迂回到山小头,岂知这里也有两挺重机枪等着他们。鬼子一心想抢占制高点,发动了多次冲锋,国民党军队凭借有利地形,充分发挥重机枪的威力,拼命地扫射。猛烈的火力,打得鬼子寸步难行。”

潘忠胜说,中国军队誓言,绝不丢弃一寸土地,而鬼子又一心想抢占小山头一高地。双方战斗之惨烈,可想而知,战斗到最激烈时,几次短兵相接,直至刺刀搏斗战。“据说有一名张姓班长浑身是胆,身先士卒,带头冲向鬼子,用刺刀接连戳死6名鬼子。其在与第7个鬼子拼刺刀时,被躲在岩石后面的鬼子放冷枪,壮烈牺牲。”

正当双方激战成胶着状态,难舍难分时,国民党军队176师527团及时赶到,直抄鬼子后路。他们用重、轻机关枪猛扫鬼子,在山上向山下打,从后往前打,鬼子夹在山脚中间,腹背挨打。在方圆不到2000平方米的地带,打死鬼子300人左右。剩下的鬼子溃不成军,躲进小横山一带树林,后在汉奸的带领下,趁天黑,抄小路狼狈逃回安庆。

战后,当地老百姓奉命清理战场。潘忠胜说,他当时也好奇地跟在大人后边,站在远处张望,看到到处都是鬼子的尸体。“现场有许多观望的老百姓,大家都称赞广西兵会打仗,英勇杀敌。”

如今已是81岁的潘忠胜,身体依然硬朗,平日里喜欢看电视新闻,关心国家大事。他说,铭记历史,是为了激励前行。


热门中心资讯

你看到本篇文章的感受是:
我要评论同时推送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