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
1912安徽上演“虎门销烟”

2018-02-06 | 查看551次 | 来自:同文文化

鸦片之害,尽人皆知。林则徐虎门销烟并没有完全阻止鸦片的侵入,作为内陆身份,安徽深受其害。不过,在1912年4月到1913年6月柏文蔚任安徽都督兼民政长期间,安徽却一度有望成为鸦片的“真空地带”。柏文蔚为根除安徽鸦片烟害,采取“禁吸禁种禁运禁售”的高压政策,在全省范围内取消所有烟照,查封所有烟馆,铲除所有烟苗,严禁吸食鸦片,孙中山称柏文蔚在安徽实施的“铁腕”禁烟政策“实可为各省模范”。

安徽躲不开大烟之毒

鸦片对中华民族的毒害之深罄竹难书。据史书记载:鸦片一开始是作为治疗痢疾等灵丹妙药于六朝时传入我国;唐代作为贡品由阿位伯商人携带进入我国;宋代人们将其作为滋补品;元代作为战利品;明万历十七年(1589),鸦片首次被列入征税货物清单之中。历史上,在我国鸦片的原材料——罂粟花一直被视为名贵稀有的佳花名木,供人欣赏。17世纪,随着鸦片吸食方法的改变,鸦片的主要用途不再限于医药的范围。19世纪时,西方列强将鸦片作为一种侵略手段,大量输入中国。

安徽作为内陆省份,鸦片之害一是来自外界输入。从1831年6月3日,清道光皇帝发布的《著安徽巡抚邓廷桢严查私种熬烟情弊上谕》来看:“安徽省尚无私种罂粟花熬烟贩卖之事,惟徽州(府)、宁国(府)、广德(州)等属,毗连江浙,山地居多,恐有外来棚户串通该处业户,私种分肥”,此时境内开始出现少量鸦片。1838年,安徽巡抚色卜星额上奏曰:“即就安徽而论,大江之中,上下货船,往往夹带烟土,乘机售卖”,此时安徽境内已有私贩鸦片。1876年,《中英烟台条约》签订,位于长江边的安徽芜湖被辟为通商口岸,同时作为领事官驻扎处所。次年9月,英国鸦片贩子在芜湖设立专门从事鸦片贸易的洋行。从1877年至1912年,鸦片进口价值始终占经芜湖海关进口货物输入价值的首位。1899年,经芜湖海关进入安徽的鸦片达3192担,占全国鸦片进口的1/17,价值约300万两银子,约占当年芜湖洋货进口货值的2/5。由于贩运鸦片利润丰厚,逃税走私进关和不经芜湖海关走私入皖的鸦片数量也相当可观。

除了各种渠道的输入,安徽境内也自产鸦片。安徽境内多丘陵和山地,气候适宜,普遍适合罂粟生长,种植鸦片的时间大约在十九世纪六七十年代,并且迅速蔓延至全省各地。

第二次鸦片战争,鸦片贸易合法化以后,清廷禁烟政策已破产,为防止白银大量外流,实行“寓禁于征”的策略,即“以土抵洋,夺其利权”。同种植粮食等农作物相比,种植罂粟、生产鸦片的效益高得多。受利益驱动,贫穷无靠的农民纷纷改种大烟。

资料显示,安徽省罂粟种植在19世纪60年代为数不多,至19世纪70年中后期始具规模。1887年,安徽境内的“(鸦片)不但自给有余,还有少量输往上海”。1888年,“安徽省之颍州、亳州,闻皆广植罂粟花”,且以“亳州浆”和“寿州饼”深受鸦片吸食者嗜爱。1901年,芜湖海关税务司对安徽鸦片种植面积的估计是:“安徽省的鸦片种植面积每年都在增加,五年前,对一个好年景的预测收成为4000担,尽管实际数字要大得多……亩产量最好的为6斤,最差为1斤,以每亩3斤计算,则生产4000担,要占地133.3万亩,”同期安徽可耕地约4000万亩,罂粟种植占1/30,而且“私园中种少量之罂粟,以备私人买者,亦全省皆是”,并且呈蔓延趋势,1905年达5020担。1906年9月清政府颁布禁烟令,当年,国际鸦片委员会认定安徽鸦片产量6000担。1908年,安徽成立禁烟公所,办理禁烟事宜。1910年,安徽鸦片产量仍有4534担。

民国初年,安徽亳县制毒贩毒情形十分严重,尤以当时民团、商团团长蒋逊之为突出。蒋氏是亳县八大家族之一,掌握地方武装,又兼任商会会长。“他不但大量种植鸦片,而且还在家里制造红丸、白丸,倾销河南各地。这种丸子,形似豌豆大小,里面除了鸦片,还含有大量葡萄糖,有很强粘性,可以直接吸食。大烟还要通过煮烧等加工手续,红、白丸使用起来简便得多。”

鸦片之害,对普通老百姓来讲不仅荼毒身心健康,长期吸毒成瘾者,骨瘦如柴,弱不禁风,形同行尸走肉,而且往往伴随着品质、道德的沦丧。1888年,芜湖海关税务司威尔脱在年度报告中说:“庐州府之居民及出行者吸食鸦片如日常之功课”,其他各地较之有过之而无不及也”。民间歌谣有曰:“大烟是杆枪,不打自受伤。几多英雄汉,困死在烟床”。“竹枪一支,打得妻离子散,未闻枪声震地;铜灯半盏,烧尽田地房廊,不见烟火冲天。”对安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带来了巨大的危害。

第二次“虎门销烟”

1912年9月16日晚,安庆的不法奸商利用英国太古轮公司“鼎昌”号私运7箱20包、价值160万元的印度鸦片,在安庆登岸时被水上巡警查获。柏文蔚接到报告后立即下令宪兵司令兼第一师师长胡万泰将其全部没收。此事得罪了参与贩烟的安庆商会,乃密请上海英领事罗磊斯出面干涉。面对英国恫吓威胁,柏文蔚毫不示弱。26日,命令警察厅长祁耿寰将没收的7箱中国商人私运的鸦片,在都督府门前销毁,其余20包因权属不清,予以扣留。看着烈焰冲天而起,在场的上万军民齐声欢呼。停在江面上的英国军舰原已卸掉炮衣,将炮口对准安庆,试图进行威慑,但见此情景只好无奈离去。安徽都督府秘书当场赋诗:“百年相望正遥遥,一炬重将毒物烧;夹岸万人齐鼓掌,笑看敌舰已惊逃。”

柏文蔚下令焚烧从英国商船查获的鸦片后,英国政府立即进行干涉。10月6日,驻上海英国总领事罗磊斯等奉命乘兵舰司儿脱号、带着鱼雷艇,溯江西上,到安庆要求赔偿被焚和扣留鸦片的损失,提出安徽焚毁鸦片的行为违反《中英续定禁烟条约》“无论何省土药已经绝种,他省土药亦禁运入显确据者,则印药即不准入该省”的规定,要求对安徽禁烟情况进行调查,同时以“民国成立,中英尚未续订专约,不得突言禁运;称禁运政策只能限制内地土商,断绝本土,此次某商所运七箱之印土,尚有关税提单,何能名为私土等语”威胁交涉赔偿。

在9日的谈判中,罗磊斯腰佩手枪,十分骄横,谈判的气氛异常紧张,“该领事(指罗磊斯)身带手枪,言词颇厉”。柏文蔚据理力争,指出禁烟乃属皖省内部问题,外国无权干涉。当罗磊斯以林则徐“虎门销烟”之事相威胁时,柏文蔚答曰:皖省非商埠,完全属我国内部问题。外人绝无干涉权力,倘中国属于某国,自当听某国之命令,否则绝无干涉之理由。罗磊斯“词穷无可驳”,见威胁不成,并使安庆同仁医院的英国医生戴世璜和教会何小姐从中斡旋,仍遭柏文蔚断然拒绝。

就在罗磊斯与柏文蔚进行谈判时,皖省各界在安庆召开大会,声援柏文蔚。全国各地也纷纷通电抗议英国干涉安徽禁烟,并对安徽表示坚决支持。罗磊斯在安徽碰壁后,13日不得不将军舰撤走。23日,孙中山乘“联鲸”号兵舰自南京抵达安庆,在安庆向军民发表演说,“除害之事很多,最要紧的就是禁烟,……禁烟办理最认真者,要算贵省。如贵省都督日前焚毁鸦片土,办理亦颇得法。英领事受奸商唆使,带军舰两艘至贵省,无理干涉,卒能和平结果,……贵省焚烟办法实可为各省模范也”。27日,上海的《申报》、第13期的《安徽公报》对柏文蔚焚烧鸦片一事均进行了报道。

罗磊斯回到上海后,立即写信给北京政府外交部,称安徽设立出售存烟局,安庆焚烟不合条约,应予赔偿。11月下旬,英国公使朱尔典就焚烟事向北京政府提出抗议。在得到中国外交部驳复后,12月9日,朱尔典带着罗磊斯至外交部,提出赔款银2.5万两,扬言如不满足要求,则英国不以中华民国为“友国”。英方干涉安徽禁烟的行径,遭到全国各地的抗议。但英方仍纠缠不休,声称安徽烟种未绝,不属禁绝鸦片的省份,焚烟实属违约行为,要求对安徽进行烟种调查。最后由外交部长陆征祥、外交次长颜惠庆出面斡旋,同意由拒毒会、红十字会、领事团组成烟苗调查组到安徽考察,如无烟苗即作罢,否则,必须赔偿。柏文蔚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电令各地防止偷种,以免授人以柄。及至调查团至安徽,询问地教会人士安徽有无烟苗,答以皖省烟禁严厉,军队下乡铲除,鸦片早已绝种。连调查团中的英国代表韦礼敦也无话可说,调查组只得返回,安庆焚烟事件随之告结。当时,人们多预言柏文蔚因禁烟行为将为“断头将军”。

“断头将军”铁腕禁烟

1911年11月8日,安徽光复。安徽军政府下令禁吸鸦片,但无济于事,尤其是省城安庆土膏店达“百数十家”,烟馆林立。1912年南北议和达成后,4月27日,北京临时大总统袁世凯委任中华民国陆军第一军军长柏文蔚署理安徽都督。1876年生于安徽寿县南乡柏家寨的柏文蔚认为“鸦片流毒,灭种之因”,要想富国强民,必须严厉禁烟。5月3日,柏文蔚到安庆上任伊始,成立了“全省禁烟总局”,隶属内务司,并下设皖南、皖北分局,在全省范围内全面禁烟。

柏文蔚认为禁烟中,禁种最为重要,“吸烟由于种烟而来,如能断绝种烟,则禁政自可严肃”,“本省对于禁种、禁卖、禁吸不啻三令五申,三者之中尤以禁种最为重要,烟苗净尽,卖者吸者不禁而自止”。

5月15日,柏文蔚向北京政府和全国发出《条陈禁烟通电》:“北京大总统、国务院、参议院、武昌黎副总统、南京黄留守、各省都督、民政长,各报馆均鉴:鸦片为祸至深,满清末年政治腐败,惟有严禁鸦片一事,差强人意。光复以后,军务倥偬,烟禁反形废弛,殊为国民之玷。敝省前已重申严令,禁种禁吸,期绝根株;乃土税、膏捐犹复照常征取,虽意在寓禁于税,而承办员司往往不知用意所在,贪图税项扩张,有增加而无制限,扬汤止沸,实非政体所宜,拟将皖省土、膏捐一律停止,统限一年内禁绝,不使稍留余毒,病我同胞。方今政体共和,一切皆崇宽大,此等巨害为国家种族强弱荣辱所关,如有甘为戮民,不得不执峻法以随其后,谨希垂鉴,伏乞主持提倡,并严订禁条,俾各省一律通行,以期除恶务尽,无任感盼。署皖都督柏文蔚。”同时下令,凡人民种有烟苗百棵以上者,即行枪决。

柏文蔚的禁烟令触怒了当时安徽省议会中非国民党籍的议员,他们质问柏文蔚以命令代法律非民主国家所应有。柏文蔚的解释是“处此百端待理之际,不以革命严厉之手段,澄清无望,后当报交省议会追认可也”。时任武毅军总统官姜桂题的亳州族人,倚仗姜桂题的势力,多半种烟。柏文蔚商请姜桂题出面帮助,姜桂题令其族人带头铲烟,“蒙姜概允,先由其族间种烟者铲除烟苗,于是顺利无阻”。及至柏文蔚家乡寿县吴山庙一带时,乡民以为有柏文蔚为靠山,拒绝铲除烟苗。柏文蔚下令革命第一军独立第五团团长廖少斋、第一师第一团团长陈雷率军队前去铲除,杀掉两名阻止铲烟的烟民,烟民们闻讯趁机群起抵抗,后枪决顽固抵抗分子数十人,迫使吴山庙一带不得不自行铲绝,各地纷纷效法,于是“全省烟苗从此铲除绝迹矣”。

同时,柏文蔚为了全面禁售禁吸,还不惜牺牲巨额捐税。1912年,柏文蔚上任伊始就通令各县土膏牌照一律取消,强制实行禁卖禁吸,仅此一项都督府每年“损失”几十万元的鸦片捐税收入。8月31日,又公布禁烟简章11条,简章规定“限令五十岁以下吸食者,三个月戒绝;五十岁以上者,六个月戒绝;五十岁以上确有疾病者,十个月戒绝,无论官民,一律遵行,违者依刑律治罪”。同时,下令各地土膏店自9月30日开始一律勒令关闭,并在各地成立戒烟会,劝导烟民戒烟。

禁令颁布后,柏文蔚据禁烟总局上报得知位于庐江寿县交界的下塘“仍复烟馆林立,开灯私吸”,认为“知事等如此玩忽,实堪痛恨,将庐江县知事周浩然、寿县知事钟冰各记大过一次,并责成两知事等速为查封,将售户提案,按律惩办,如再玩延,定即撤任不待”。时皖军水师第四营管带李经栋、第六营管带李传藻“嗜好洋烟,营务废弛”。柏文蔚指示“若不从严惩处,殊不足以肃军纪而昭警戒等情”,并亲自前往解除李经栋、李传藻管带之职,同时下令其他军官“立即转饬所属,一体遵照,禁绝嗜好”。

1913年春,为防止烟民利用春耕复种鸦片。1月15日,柏文蔚通令全省60县知事会同农会将境内种烟地一律改种棉花,以兴实业。针对县知事督办禁种不力的,规定“三月初以前查有县境发现烟苗者,知事立予撤任;四月内发现烟苗者,该知县除撤任外,并照第二百七十条处分坐罪;五月以后发现烟苗者,知事除撤任外,并援照纵令他人贩运罪严办”。对违令禁种的,严加惩罚。

柏文蔚主政安徽期间,“铁腕”禁烟,迫使英帝国政府不得不同意印度生产的鸦片等毒品禁止运往安徽境内,是为新中国解放前,安徽禁烟最为严厉成效最好的时期。


热门中心资讯

你看到本篇文章的感受是:
我要评论同时推送到:
发表评论